• 2014-08-04036 - [澜箬。]

     

     

    一個人生活這麼久經歷了好多人好多事路過了好多地方,最近好像才終於找到了兩個詞定位自己,也找到了一個合適的詞來定義生活,我並不承認這是一件好事,因為這些在我看來準確的詞,都很負面和消極。

     

    週三下班在轉車的火車站打電話給我媽的時候,我們還跟我開玩笑說姥姥醒了,只是在埋怨我是家裡唯一沒去看望她的人而不願意跟我說話,後來才得知是玩笑話。週六打工結束后打電話回去的時候就得知姥姥已經不在了。我懶得整理我的回憶,懶得說其他的話,只是知道自己需要改變,任何時候都是如此清楚,卻不做什麼。

     

    我們重新在一起的這些日子里,有過快樂有過爭吵,可是更多的是我對自己的否定和質疑。但好像也蠻感謝這些,不知道想要的是什麼樣的兩個人的未來,卻知道不想要的是什麼樣。我需要改變,就是這樣。

     

    他總說我不知道珍惜不在乎無所謂,我不想多說多解釋一個字,單純的覺得無力,我卻不想改變,我知道無法,你無法讓一個沒有過光亮的人去形容這個世界上一切真實的東西。他只是道聽途說憑空猜測而已,所以我從不指望被理解。

     

    失去了一種生活的能力。但是我很認同的一句話是:如果你不從現在開始學會失去,你將悲劇一輩子。

     

    相機里裝的還是燈盞時候1600的膠捲,院子里的花竟然是冬季才開的,新聞里說今早四點五度,是四五年來最冷的早晨。今天本來應該去學校,可是我洗了很久沒洗的衣服,準備在家休息一天,傍晚順便去寄一些東西。

     

    喝咖啡上癮讓我無比煩惱。每週的生活對我來說一樣,一樣折磨。

     

    打算去把院子里已經快要卸掉的不知道是什麼名字的花拍下來。

     

    前天晚上,用了兩年的手機突然壞掉。它好像聽到了我告訴別人,十月我就要換掉它,於是它在賭氣。裡面的一些記錄都沒有了,演唱會的錄音也沒有了。大多數的照片,都有提前拷貝,所以還不至於太悲傷,找來房東借了一個,打算堅持堅持。

     

    超市里所有的餅乾都吃到膩,週六在棒子國同事的引導下,又發現了一種,可以堅持一段時間。上次因為太想吃avocado,可是買到生的,導致至今還在那放著,囧之。

     

    很奇怪的是之前在越南餐館打工一年多都沒吃牛肉粉而是每天吃laksa,最近幾個月卻一直沉迷這種乾淨快捷又不貴的東西。

     

    沒有結束語好奇怪,可是真的沒有。

     

     

     

     

    Category: 澜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