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9-19032 - [澜箬。]

     

     

    一直說要更新但是一直都沒時間的感覺,所以現在就是話太多,無從說起。

     

    電影上映,但是跟我沒有什麽關係。照片還是那年九月在adl的時候拍的,還記得那時候也是九月,差不多的日期,那天打工還特意向老闆請了假,回家消毒一下也沒來得及吃飯就去了,和所有能喊上的好朋友們一起去的,還拿了螢光棒。如今的郵箱依然還能收到影院的更新提醒,可是我不知道自己什麽時候才能再回去一次了,是不是有些地方回不去了才顯得特別的 珍貴呢?而那時身邊的朋友如今一個都不在了,這個城市里,沒有人再喊我S,沒有人再說S你好煩S你好賤,沒有人了。ta們只會說R你好兇。笑,人際關係上的潔癖我至今覺得它是和食物潔癖共存我體內的不可改變的東西。翻相冊的時候還翻到那時候阿璃更新的一條微博截圖,笑。如今大家也都不是大家了,或者說大家從來都沒有是我以為的大家。

     

    對,我總是以為的太多。

     

    這是避恐不及的節日,可是每個人每時每刻都在提醒我這是一個節日。他們問我爲什麽打工爲什麽不請假爲什麽生活這麼累。其實我也沒有答案,但是平靜的想,我大概在逃避真正的生活,其他的我都不敢去想,生活對我而言,目前真的只有苟且。也許在別人看來我這兩周休息一天很辛苦,其實我最高紀錄是連續35天打工,以及其實我每週是不休息的,只是不是七個全天罷了,我努力么,我用力生活麼,並不是的,我只是不知道如果我在家,我看著自己,我會怎樣,我會失控么,我會失望么,我會失去么。

     

    我不懂得人們爲什麽要找藉口聚會,找藉口對自己好,所以我選擇在自己生日那天買機票飛離家裡,選擇在人人都爭著請假的任何節日搶著上班。我害怕極了那種每個人笑著以為開心的日子,我害怕你跟我說節日快樂,我也害怕我承認這並不快樂。

     

    十點多的時候跟C微信,她說她也剛下班,在回家的火車上,其實那時候我也剛走出店里,後來我們到家了,我說:我就知道全世界都不理解咱倆爲什麽這麼拼。她說:爲了錢啊,哈哈,而且爲什麽要過節啊。笑,是啊,爲了錢,爲了不知道幾十塊錢的錢。從前我們說見面就見面,說吃飯就吃飯,如今一周使勁努力才能湊出來一天見面,還要在天黑之前回家,因為C同學週一要上6點的早班,而我是接12點的下午班。上周她發燒說跟我換班,我實在沒能力答應,6點上班,那意味著我4點就要起床收拾去趕火車啊,蒼天,還好她堅持下來了。

     

    上周的某一天就突然很想買一雙新鞋,然後自己背著包出去走一圈。後來,只抽空買了一雙新鞋,但是沒有遠方。我也只能在微博的小號上抱怨一下自己有多累,腰疼有時候會變成整個後背疼,以及平均8分鐘的路,上班時爲了多睡一會,五分鐘就能走到,而下班以後要走25分鐘,中間還要休息兩次才能回到家。沒有吃藥,沒有告訴誰,但是我知道我這樣耗自己的身體,病情只會加重。

     

    沒有耐心並非是一兩天的事情,下了班更是不想說話。今天也只是跟C語音,然後給老媽打了電話,以及跟Yetta醬閒聊就沒有然後了。有時候覺得,我的世界就是這樣了吧,很多話都不用說,不需要說,不能說。那天我說我好想要那樣的一種朋友... ...。後來我說,是我自己要的太多了,是麼?真的太多了么?那就算了吧。反正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就這樣吧。

     

    《再遇見》不知道循環了多少遍了,好好聽 :)

     

    計劃了12月回去看演唱會的事情,也計劃了去Yetta醬那里陪她吃頓飯跑個步什麽的,也計劃了和大學同學再回一次嘉定,唯獨沒有計劃我最應該計劃的事情,所以說啊,我累死了也不值得同情和關心。

     

    話說得少了,很多人的感情都會疏離吧。話懶得說了,很多的朋友關係也都不會再更進一步了吧。很多東西不看,會慢慢習慣吧。

     

    昨天最後一桌客人裏面,有一個人的側臉長的好像你啊。我就站在那看到出神,幸虧那時候店裡只有我一個人,轉身擦一下快要流下來的眼淚,然後才發現說了再見又怎樣呢,不知道你現在的任何情況又怎樣呢,一切的一切,又怎樣呢。我還是這麼沒出息的我啊。

     

     

     

    好想遇見世界上的另一個我。

     

     

    晚安。

     

     

     

     

    Category: 澜箬。